设置

关灯

【第二十一章】我不是骚货,不是娼妓,更不

    我根本没发现一旁的贵公子,连他铁青的脸色和什么时候在我身边出现也都全都不知道。因为我全副精神通通放在这两条狗身上,两条狗的动作除了让我高潮连连以外,身体也随之狂乱的摇动着,不断摆动着的乳房居然甩出了少许的乳汁,嗅觉灵敏的狗一下子就发觉了,两只动作快的狗一左一右咬着我的乳头,锋利的牙齿衔着柔嫩的乳肉,幸好狗毕竟也是哺乳动物,只是轻轻的衔着我的巨乳,粗糙的舌头刺激着乳头,仿佛幼犬吸奶般吸吮着我的初乳。

    “呜呜……”我的小嘴被狗茎塞满,连叫都叫不出来,乳房被咬的恐惧反而让我的身体更加敏感,坚挺的乳头上不断喷泄出温热的液体,让两条狗重温幼时的记忆。

    将肉棒塞在我菊花中的哈士奇在一阵疯狂顶送后,和之前那条杜宾狗一样,肉棒根部的大突起卡住穴中,喷射出浓热的狗精,只是这次的目标是远远小于嫩穴的小菊花,整圈括约肌被狗茎的突起撑开,滚烫的精滋润着我的肠脏。

    哈士奇射精还未完毕,我嘴里的狗茎也射出带着浓厚铁锈味与咸味的腥臭精液,被不知多少人奸淫和调教过的小嘴习惯性地吞咽着这第一次品尝到的精液,但仍有不少来不及喝下的黏液从嘴角流出;也幸好这条狗没能将那突起塞入我口中,否则我八成会当场被精液淹死。

    看着眼前人类所没有的巨大突起,想起这东西正塞在自己肛门中,我意识到连母狗都不可能让公狗这样玩弄,自己居然连母狗都不如,身为人类的尊严已经被践踏殆尽。

    贵公子脸色铁青的看着我,愤怒的离去,任由我在这和狗狗疯狂的性交。城堡里也不再有人理会我的死活,这种和比真正的母狗还要淫贱的人类根本不值得别人同情。

    对这群雄兽而言,我是能够同时满足它们食欲与性欲的珍贵玩物,当然也舍不得咬我,只是不断的轮替着奸淫我,无论是嘴巴或者嫩穴甚至肛门,每一个能容纳狗茎的地方都被狗无情地侵犯着,最后在我的凄惨呻吟声中留下大量的精液作为我献身为母狗的唯一报偿。

    “我……是狗的妓女……连母狗都比我好……”

    我吸吮着颤动射精的狗茎,脑袋里似乎也被精液注满般白茫茫、黏糊糊的。胃中早灌满了其他狗的精液,但我还是继续吞下更多的精液;被精液完全占领的子宫与肠子传来痛苦的讯息,却被渴求精液滋润的大脑化为喜悦的颤抖,等到我发现穴中已经没有狗茎时,才慢慢从自虐的快感中回归现实。

    “好多……精液啊……”抹掉眼皮上的精液,看着从体内逆流而出的精液与地上的精水混合。

    “我会……生小狗狗……吗?”我瘫软在地上异想天开的想像着自己抱着不知父亲是谁的亲生狗儿子喂奶的情景,沾满狗精的美丽脸蛋染上一抹晕红:“然后……

    “狗狗再跟我做……让我生更多小狗狗,让我……更……”我想着自己被狗儿子蹂躏的情景,脸蛋越来越红。

    身旁十几条大狗在这一轮生殖竞争中耗尽体力,此时都趴在地上休息,根本不知道我的“远大”志向,却不知道刚刚的竞争根本没有意义。

    因为人与狗根本生不出来。

    只是包括混在在狗群之中的这个人类在内,没有任何一个知道这个“残酷的”事实。

    “狗狗……我是淫贱的母狗对不对?……”我抱着她的第一任狗丈夫——那只大狼狗问道,后者只是懒懒地趴在她双峰间,对她的问题完全没反应。

    “还是说……我比母狗还下贱……”我继续追问着,大狼狗似乎感觉我语气中的哀伤,睁开眼睛迷惑的看着她。

    “告诉我……我是谁?我是什么……”我将怀里的狗狗抱得更紧,差点没将它勒死。对外人及其凶残的大狼狗稍微挣扎了一下,却还是躺在我怀中,毕竟我身上的乳香对它而言还是极大的诱惑。